做一只快乐的鸵鸟,做一个产粮的死人。

[楼诚]雨天琐事

warning:因为近来水淹姑苏而写的日常,还是现代AU。

       黄梅时节家家雨。

       而今日苏城的雨来得格外任性。出门是晴天,车驶到园区却开始风雨大作。明诚看着雨刮器掀起的水幕叹口气,转头看明楼。

       明楼盯着窗外的雨帘。

       水滴成珠,珠攒成线,线结成帘,细细密密地笼着...

开一个点梗

我高考分数查出来相当高

开个点梗

仅限楼诚   我挑顺手写

失踪一月的我。。。

虽然很可能没人发现。。。

但是我回来了,而且发现我有好多文没看,以及我许诺的更新没更,望天

想摸一个谭赵梗

想摸一个谭赵。医术高超的自由医小赵和谭总的故事。

比如这样――


 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喜欢的无非就是那些寻常事物。宝马香车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所以今天坐在跑马场里的谭宗明正处于一种难以被人察觉的愤怒中。他昨晚夜场赢下头马宝座的“咖啡”,就在刚刚一场比赛里和另一匹马“皇后”不慎相撞,右腿骨折。跑马地的医生建议退赛,每一个脸上都是无能为力的表情。...


快忽略第二张的床单!

今天下午收到方舟的时候,高兴到起飞,我心心念念了好久。爱灯灯老师! @隔山灯火 

灯灯老师说方舟简陋,明明如此美貌,蓝底封面简洁利落,红字像方舟本身象征希望与光明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翻开一看,发现还收录了《万人行处》!这是我很爱的一篇楼诚,一直打算写一个评论,正好今天和repo放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从诡秘的角度讲,《万人行处》是一个路上杀人的故事;从狗血的...

[楼诚]岁岁年年树不同(猴面包树!明楼and白杨!阿诚)

梗源见我的文第四章评论   链接在此  顺便安利我的这篇文《特工爱情故事》

以下故事来自一只本来想写童话向却变成其他风味的坛子

1

       一棵猴面包树本来是不应该长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照理说,他应该生长在非洲稀树草原上,在漫无边际的茫茫大地上,在四顾只能看见这样一棵树的地方。但是,不幸的树各有各的不幸,明楼就是长在了这里。


It'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

I w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

When I see you again

 感谢我家亲爱的 @三岁萌萌哒买布丁 提的建议

一入北平,万事成空(cp崔叔崔婶,渣短)

        叶碧玉记得丈夫在带着全家去北平之前的那个眼神。他反反复复看着收拾好的行李和在门庭里等着他的自己,什么话也没说。但看着丈夫的眼神,叶碧玉心里就像猛地起了一阵寒风。当时她不断地默念着“北平,北平”,却觉得空落落的,好像有什么被风吹走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碧玉记得在上海时那些时光的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崔中石握着自己的手又紧了紧,叶碧玉...

[HP|GGAD 格邓]量子力学(物理学家AU)Chapter3

chapter1,2http://watlmesly.lofter.com/post/40b224_26776a9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夕阳在苏黎世从来都不会吝啬最后一点余晖。它静悄悄地从窗口爬进阿不思的房间里。阿不思正低着头,长至肘间的红发张扬地折射出一种透着红底的琥珀金,金色里不偏不倚地杂着一丝均匀的红色,仿佛是上好的桃浆的色泽,温润而又醇厚。他刚刚接到盖勒特的来信。米白色信纸被阿不思的手指攥住,阳光从后方透过,撒上一...

© 七夜谈 | Powered by LOFTER